Climate Witness: Nelly Damaris Chepkoskei, Kenya | WWF

Climate Witness: Nelly Damaris Chepkoskei, Kenya



Posted on 16 noviembre 2006
Nelly Damaris Chepkoskei, Climate Witness, Kenya
Nelly Damaris Chepkoskei, Climate Witness, Kenya
© WWF
我叫娜丽.达玛莉斯.切珀科斯基,今年50岁,住在肯尼亚西部凯里乔地区一个叫凯泊切布的村庄,家里除了我丈夫还有五个孩子。我们以务农为生,主要种玉米和茶叶,农场上还养了几头奶牛。

English | Deutsch | Español | Português
日本語 | Italiano | Français | 中文Русский

我还有一块0.75英亩的土地用来培育树苗,都是当地常见的树种。树苗长大后有些买掉换钱,有些送给当地学校之类的机构。同时,我还是森林保护网络组织的社区志愿者,向当地人宣传保护森林的重要意义。我的宣传对象主要是妇女,我认为她们的森林保护意识要更薄弱一些。在向村子里的妇女们宣传森林保护知识的过程中,很多人向我说起了过去二三十年间当地环境所经历的各种变化。她们所说的现象很多我也有亲身体会,包括为了扩大农作物种植和人类居住而对原始森林的灌木和树木所进行的不加节制的砍伐。

地上的草都干枯了

    这些现象中最使我们担心的就是天气的变化了。比如,过去几十年间我们这里的降雨模式发生了显著变化。以前,凯里乔地区一带一年到头都会下雨,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我们一家人在屋里庆祝圣诞节,而外面却都下着瓢泼大雨的情景。但现在由于气候变化,圣诞节的时候已经很少下雨了。过去几十年间,当地气温也在不断升高,甚至在雨季期间也是如此,这种现象在凯里乔地区很反常。现在,一到旱季,由于气温升高,地上的草都干枯了。而在20年前,即使在旱季,草也还是绿油油的。由于青草减少,我养的奶牛就没有足够的草料,产奶量也随之下降,从而影响到了我的收入。同时,由于地上的泥土在旱季没有小草固定,雨季一开始就会造成水土流失。

可供食用的昆虫逐渐灭绝 

    凯里乔属于高海拔地区,过去由于天气寒冷,蚊虫在这里基本无法存活。但是,由于现在气温上升,蚊子的数量开始增多,导致当地疟疾的发病率上升。这种现象是从八十年代开始出现的。现在,有时甚至有人患疟疾死亡,而在二三十年前我们这一带几乎没发生过有人死于疟疾的事情。由于无法保证一年到头都有足够的粮食,所以当地人有时要以昆虫作为主要食物,而现在有些可以吃的昆虫已经在我们这一带绝种了。这样一来,当地人变得更加依赖农作物的收成了。但是,由于降雨量减少,庄稼减产严重;这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大压力。同时,我还注意到,由于天气变暖,农田里的虫害也日趋严重,我们必须加大杀虫剂的使用量。而购买杀虫剂又增加了农业生产的成本,同时,杀虫农药也对环境造成了污染。由于上面所说的这些环境变化和气候变化,我们这一带一年到头都没有足够的食品供应,越来越多的人陷入了贫困。这种状况必须尽快得到重视。 

科学背景分析:
 
    气候多变以及像高温天气和持续降雨之类的极端天气状况是导致虐疾大规模传播的关键因素,在肯尼亚西部地区的高地和乌干达、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卢旺达、马达加斯加等国家尤其如此。虐疾的传播是季节性的,主要发生在气温较高、雨水较多的月份。但是,由于现在气候条件发生了变化,高温多雨的天气在一年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从而导致了虐疾发病率的上升。不但适合虐疾病菌传播的天气在逐渐延长,东非高地一带原本气温较低的高海拔地区的气温也在持续上升。因此,虐疾开始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在东非高地一带的人群中肆虐。
Nelly Damaris Chepkoskei, Climate Witness, Kenya
Nelly Damaris Chepkoskei, Climate Witness, Kenya
© WWF Enlarge
Ms Nelly Nelly Damaris Chepkoskei,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Kipchebor in Kenya, in her kitchen
© WWF Enlarge
Nelly Damaris Chepkoskei,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Kipchebor, Kenya, dealing with a customer
© WWF Enlarge
Logo
© Sony Japan En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