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Witness: Ben Namakin, Kiribati and Micronesia | WWF

Climate Witness: Ben Namakin, Kiribati and Micronesia



Posted on 07 mayo 2007
Ben Namakin,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Kiribati & Micronesia
Ben Namakin,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Kiribati & Micronesia
© Ben Namakin
我叫本.纳玛金,出生在基里巴斯,目前住在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波纳佩岛(以前叫波纳贝岛)。我在波纳佩环境保护协会(CSP)从事环境教育工作,波纳佩环境保护协会是我们岛上唯一一家非政府环保组织。

English | 中文 | 日本語 | Italiano | Español | Français | Dutch

洪灾的危害:海岸水土流失、海水侵蚀、基础设施受到破坏


我小时候住在基里巴斯岛,那时从没发生过由于海潮引起的严重洪灾。那时也有暴风雨,但远没有现在这么厉害。近些年来,由于周围的海平面不断上升,基里巴斯遭受了几次超级潮汐(当地人称,每年规模最大的潮汐为超级潮汐)的袭击。海水冲刷过后,岛上井水的水质受到盐水污染,芋头田被淹,各种植物和树木都遭受了不同质量的毁坏,这对基里巴斯岛上的日常生活以及当地文化都构成了严重的影响。例如,露兜树在当地生活中非常重要,露兜树浑身是宝:树干可以盖房子,树叶和树皮可以提取药材,果实可以吃,甚至有些传统服装都是用露兜树做的。但是由于海水的侵蚀浸泡很多露兜树都死了。

除此之外,严重的暴风雨经常造成海岸上的水土流失,有时甚至会把海边的墓地淹没,2006年汹涌的海水甚至把美丽的大日本堤道都冲塌了。这给基里巴斯的人民造成了严重的损失,他们不得不筹集资金重建家园,同时还要把清理墓地,把亲人的遗体挖出来运到更靠近内陆的地区重新安葬。2001年我来到波纳佩岛上高中,闲暇时我常和朋友们一起到离学校几英里远的一个名叫迪克提克的小岛上去玩,我非常喜欢在这个小岛上露营、野餐、潜水。2005年时有人告诉我迪克提克岛已经被海水一分为二了,我听到这消息非常吃惊,就亲自去看,结果发现果然如此,而且整个岛屿都被洪水冲得不成样子了。看到岛上的居民们受到这样意想不到的灾难,我非常难过。

潮汐海水吞没沿岸市镇


我曾经走访过波纳佩岛的索克斯一带,发现为了防止发生潮汐时海水吞没他们的房屋,当地人现在盖房时都要在地面上垒起高高的地基,而且还在屋子周围砌起高墙,以防下大雨时院子里进水。当地的村民告诉我过去五年间出现的气候变化是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气候变化已经对人们的生存权、经济权、社会权和文化权造成了严重的影响。看到这种情况,我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国家的环境,维护我们的权利,并让更多人意识到立刻采取行动阻止全球气候变暖趋势的迫切性。

宣传推广环保事业


2005年我参加了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的青年峰会,并向全体与会人员进行了发言。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已经动员了一万名青年在各地传播“我们的气候、我们的挑战、我们的未来”这个口号。 2006年,我参加了气候变化之旅,走遍了美国各地。通过在美国各地举行研讨活动,我们鼓励大学学生参加到气候变化环保运动中来。同时,我也进行了努力,呼吁美国领导人强化提高改善本国在清洁能源方面的政策,应对气候变化现象,批准京都议定书,确保他们所作的决定不会对像我这样住在太平洋岛屿上居民构成不利的影响。

科学背景分析


分析员:帕特里克.诺恩教授,斐济南太平洋大学太平洋环境及可持续发展中心

本.纳玛金亲眼看到了气候变化对太平洋岛屿地区产生的影响。当地的海平面在上升,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尽管上升速度不很平衡,时快时慢。本.纳玛金描述了很多不同类型的环境变化现象,其中很多现象都是由热带风暴等极端天气状况引发的,例如由风暴造成的洪灾。我们太平洋地区的这些岛屿的环境条件非常脆弱,而且从地质学的角度上讲,这些岛屿的寿命也很短。三千年前,基里巴斯和吐瓦鲁地区(除巴拿巴岛以外)根本不存在可供人类居住的岛屿,后来,由于海平面下降,海水中各种各样的固态物质附着在礁石上才逐渐形成了岛屿。

现在,海平面又开始上升,这些当初由于海平面下降而形成的岛屿自然会逐渐消失。到了21世纪末的时候,太平洋上很多岛国的地理环境和现在相比一定会发生极大的改变。在这篇文章中,本.纳玛金也指出了海平面上升对基里巴斯地区的文化造成了严重的威胁。但是,我们不能逃避现实,在太平洋岛屿上居住的人民现在需要做的是想办法来适应这些变化。
Ben Namakin,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Kiribati & Micronesia
Ben Namakin,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Kiribati & Micronesia
© Ben Namakin Enlarge
Saltwater intrusion is killing the Pandanus trees, Kiribati.
© Environment and Conservation Department, Government of Kiribati Enlarge
Serious storm surges have led to the collapse of the Dai Nippon causeway, Kiribati.
© Kaburee Yeeting En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