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Witness: Jonathan Banks, Australia | WWF

Climate Witness: Jonathan Banks, Australia



Posted on 26 enero 2007
Jonathan Banks,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Australia
Jonathan Banks,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Australia
© WWF Australia
我叫乔纳森.班克斯,今年63岁,住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附近的匹亚丽哥镇,以务农为生。我是1974年从英国移民到澳大利亚的,1984年我买了一处占地五英亩的农场,开始种植苹果。这块地到现在为止种果树已经有50多年了,十年前被认定为了无污染有机农场。在1999年退休之前,我在澳大利亚科工组织工作,负责粮食仓储问题的研究。刚接手这个农场时,我按照常规的做法给果树喷农药杀虫。但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越是喷杀虫剂,麻烦就越多。于是,我就慢慢开始使用有机农业的方法。在1994年,我的农场获得了无污染有机农场的认证。

English | 日本語 | 中文 | Italiano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Dutch | Deutsch

虫害越来越严重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我们这里经常下雨,我们经常要赶在两场阵雨之间赶快把苹果摘下来。但是,由于降水量减少,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很少发生了。一直以来我都把苹果树开花的时间记录下来;通过对比,我发现现在苹果树开花的时间比过去要提前整整一个星期,而且果树的结实期也比以前更长了。主要原因就是气温升高,降水量减少。气候变化对果树的生长也构成了不利影响,虫害越来越严重。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时,我的果园里只是偶尔才会出现零星的果蝇。但是,由于现在气候变暖,果蝇的数量每年都大量增加。

小溪干涸


过去,只是偶尔才有几只迷路的狐蝠飞到堪培拉来。但是,两年前的一天夜里,我的果园里飞进来一大群狐蝠,大概有60来只。现在狐蝠已经成了我这里的常客,我的很多苹果都被它们吃掉了。但狐蝠这种动物非常可爱,有它们陪伴我,牺牲一些苹果我也乐意。以前,我果园里的小溪长年水流不断,但现在已经干涸了。虽然这和土地用途的改变会有些关系,但我觉得主要还是由于降雨减少和气温上升导致水源减少而造成的。由于气候变得非常干燥少雨,现在即使是在万物复苏的春天我也必须从附近的湖泊引水来灌溉果园。由于天气状况和从前大不相同,我开始认真考虑是不是该种些别的作物。可这片土地种果树已经有50年了,而且在“正常”的气候下产量还很不错,要改种其它作物可能要花好几年的时间来适应。

科学背景分析

分析员:罗杰斯.琼斯博士,澳大利亚科工组织,澳大利亚

乔纳森所说的这些气候变化现象对整个澳大利亚东南部地区的果农都产生了影响。果树生长季节虫害增多现象的成因是由于冬季气候变暖导致害虫越冬或者孵化期提前而造成的。由于气温不断上升,果树的生长结实期也随之延长;而由辐射和气温升高所造成的果实腐烂现象的原因很可能是伴随降雨量减少而出现的少云天气。过去十年来,由于降水量下降,当地经常持续出现旱情,这也影响到了乔纳森的果园和小溪。虽然正常的气候波动和气候变化可能会共同作用影响到降雨量,但是干旱现象出现的主要原因还是由潮湿度降低、气温升高、以及云量减少而造成的地表水分蒸发过程加剧。简而言之,虽然由正常的气候波动所导致的天气干旱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但上述各种现象的主要原因还是全球气候变暖。
Jonathan Banks,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Australia
Jonathan Banks,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Australia
© WWF Australia Enlarge
Jonathan Banks on his farm
Jonathan Banks on his farm
© WWF Australia En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