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Witness: Ang Tshering Sherpa, Nepal | WWF

Climate Witness: Ang Tshering Sherpa, Nepal



Posted on 17 septiembre 2007
Ang Tshering Sherpa, Climate Witness, Nepal
Ang Tshering Sherpa, Climate Witness, Nepal
© Ang Tshering Sherpa
我的名字是Ang Tshering Sherpa,1953年11月15日出生在Solu-Khumbu区海拔3790米的一个风景如画的喜马拉雅小山村Khumjung,这是去珠穆朗玛峰途中的一个著名的夏尔巴人村子。

English | Español | 中文Русский

我的童年是在Khumjung度过的,在Sir Edmund Hillary第一所学校上学,之后幸运地成为第一批大学毕业生。我还在Tengboche僧院跟祖父学习了佛经。

我在山区旅游部门工作超过了35年,25年前,也就是1982年,我创立了亚洲越野有限公司,组织徒步、旅游项目、包括珠穆朗玛的喜马拉雅登山探险,以及其他一些和山区旅游有关的活动。

多年来,亚洲越野已经成为尼泊尔和西藏地区最大的运营商,我们还是中国西藏登山协会的总销售代理。除了作为亚洲越野的主席,我还担任尼泊尔登山协会的会长,比利时驻尼泊尔使馆的荣誉领事。

消融的冰川
我个人和专业的经验足以见证了山区的巨大变化,尤其是珠穆朗玛地区。最显而易见的是冰川正在快速地消融,而在过去只有冰和雪的地方却形成新的冰湖。

在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可以很轻易地和牦牛群穿过Cho Oyu峰附近的Ngusumba冰川。如今,冰川融化成无数小湖。以前,在去西藏做生意的路上,我们也曾翻越位于珠穆朗玛峰西麓的海拔6026米的Lho La山口,现在,那些巨大的冰雪坡层岌岌可危地附着在顶部的岩石峭壁上。这两条历史性的路线都不可能再走了。

这些年来,我看到许多冰湖的形成,规模增长到危险的程度。1960年以前,海拔5000米的Imja湖还不曾存在。1962年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池塘,现在已经有1.6公里长,随时有可能堤溃。

1985年8月4日,一个位于海拔4365米的Dikcho湖发生堤溃,淹没了许多生命,财产和设施。Imja湖的尺寸是Dikcho湖的两倍,并且位于最高峰珠穆朗玛山麓的上游。如果Imja湖堤溃了,将是我们对于迅速变化的世界的无知的最可耻的例子。

相似的趋势也存在于喜马拉雅地区的Ngusumba冰川和其他冰川中。这些小湖最终会象Imja湖一样变成一个危险的大湖,我不敢设想当湖泊堤溃时的灾难和损失。

气候的改变

除了潜在的冰湖堤溃引起的洪水,登山职业还面临着不可预见的气候变化的问题。十几年前,适宜登山的季节是9月-11月,如今,推迟到5月下旬,并且越来越迟直到夏季。天气变得不规律,应该下雨的时候下雪,应该下雪的时候却下雨。由于这一原因,登山事故发生率也在上升。

对于登山职业的威胁是雪的快速消融。仅仅在几年前,融化一英尺的雪还需要2个月,而现在,只需要几周就可以融化2倍的雪,这在我们扎营时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我们要经常调整和转移营地,因为帐篷周围的雪融化掉了。在营地还有一个危险就是,冰川中散落的巨大的石头,经过几个星期,就会浮现在冰面上,随时会滚下砸到下面的帐篷。

我不认为当地的污染和旅游是造成这种趋势的原因,应该是全球变暖导致的。

现在就行动!


各国的领导人应该拿出适当的政策来处理应对这种趋势。然而,我们也有责任现在行动起来,解决这样的问题,特别是Imja湖。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适当地排水,以便降低潜在危险。我们必须立即采取措施来降低水压并且在其他危湖采取类似的严厉措施,就象我们保护Tsho-Rolpa湖一样。我们还要随时关注正在形成的新冰湖。

环境是我们最大的资产,尼泊尔的自然之美不仅属于我们,还属于整个世界和后代。我为自己能够对我的孩子们教育这样的价值观而感到自豪,但我担心有一天,他们只能告诉他们的孩子们,正是我们这一代人没有采取行动来阻止这样的灾难。

我们尼泊尔人正在尽力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如果没有国际上对这类问题的认可及支持,对这样的全球性的问题几乎是徒劳的。

 

科学验证

Om Bajracharya博士,尼泊尔水文气象部
Ang Tshering Sherpa观测到,在他35年的登山徒步探险工作中珠穆朗玛地区冰川和冰湖的发展,这是值得关注的,我同意Sherpa先生的观点,即Imja冰湖自从1953年有记录以来,它的规模正在扩大。

1953-1963年的地形图显示,Imja冰川表面初步形成的冰湖面积只有0.03平方公里,1999年实地调查的结果已经增加到大约0.75平方公里,平均每年扩大0.02平方公里。

对过去30年的温度进行分析显示,温度的升高很明显,1977年至1994年期间,平均每年升高0.06 ºC(Shrestha et al. 1999)。这种变暖现象在高纬度地区更加明显,在冬季尤其值得关注。

加德满都的温度数据(1940年至1970年)进一步显示了先是温度下降的趋势,之后是上升的趋势。可以得出结论,尼泊尔的温度变化和全球温度变化息息相关。这表明,作为全球最高的喜马拉雅地区,对气候变化敏感并且易受影响。

所有文章经气候见证科学顾问委员会成员科学审查
Ang Tshering Sherpa, Climate Witness, Nepal
Ang Tshering Sherpa, Climate Witness, Nepal
© Ang Tshering Sherpa Enlarge
Logo
© Sony Japan Enlarge
Ang Tshering Sherpa says that Gokyo Lake has become so large in recent years that it is no longer passable.
Ang Tshering Sherpa says that Gokyo Lake has become so large in recent years that it is no longer passabl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 Ben Tubby Enlarge
Two yaks (<i>Bos grunniens</i> - locally called
Two yaks (Bos grunniens - locally called "dzos") carry a trekker's equipment. Nepal.
© WWF / NEYRET & BENASTAR Enla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