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Witness: John Rumney, Australia | WWF

Climate Witness: John Rumney, Australia



Posted on 01 mayo 2007
John Rumney,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Australia
© John Rumney
我在美国长大,30多年前来到澳大利亚北部的昆士兰。这些年中,我一直在捕鱼和潜水,慢慢的我注意到我原先认为的大堡礁是一个原始仙境的想法和我现在看到的并不一致。当我意识到鱼越来越少时,我逐渐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

English | 中文 | Italiano | Español | Deutsch | Dutch

全球变暖所造成的珊瑚礁白化是我最担心的。第一次看到珊瑚礁白化是一个可怕的经历。一个看似健康的和多姿多彩的珊瑚礁可以在一两个星期内变成一片白色的废墟。

除了我对于珊瑚礁的状况顾虑外,我想到了珊瑚礁白化可能对我的潜水旅游经营产生影响。我第一次看到珊瑚礁白化是2002年,而这绝对跟荆棘冠海星吃珊瑚导致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珊瑚礁白化这种情况已经变的非常普遍。在过去的4年里,由于荆棘冠海星和珊瑚礁白化,使得我失去了大概10%的潜水地点。我已经看见了加勒比海和马尔代夫发生的变化,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这里,我们拿什么来给我们的客人?

对珊瑚礁的压力还来源于本地的影响,比如当地的水质下降引起了珊瑚天敌如:荆棘冠海星的爆发,这有可能使气候变化对珊瑚礁的影响更为严重。

我们必须相信数以千计的气候学家的研究和我们的真实感受,弄清事实真相和采取正确的方式去调整我的行为。就像烟草公司撒谎一样,我们同样也被石油公司和只顾现状的政治家欺骗 。
John Rumney, WWF Climate Witness from Australia
© John Rumney Enlarge
Aerial view of Hardy Reef, Great Barrier Reef Marine Park, Australia.
© WWF / Jürgen Freund Enlarge
Coral reef destroyed by Crown of Thorn starfish or by coral bleeching.  Great Barrier Reef & Coral Sea, Australia.
Coral reef destroyed by Crown of Thorn starfish or by coral bleeching. Great Barrier Reef & Coral Sea, Australia.
© WWF / Jürgen FREUND Enlarge